能源大省GDP增速垫底 多地傍身国家战略谋定转型

http://www.youth.cn  2015-02-03 01:15:00  中国青年网

  “资源诅咒”显现 能源大省2014年GDP增速垫底

  多地傍身国家战略谋定转型

  专家建议细化路径 以防转型再成“空口号”

  “资源诅咒”并不是新故事,但价格的断崖式下跌却让能源大省不得不主动了起来。《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全国已有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布了2014年的“成绩单”,山西、黑龙江、辽宁、河北等资源大省增速垫底,“转型”成为这些省份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头等大事,并且寄希望于傍身“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国家战略来谋求新的机遇。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包括山西在内的众多省份已就产业转型、结构调整谈论多年,经济下滑开始倒逼这些地方真正开始转型。但是,今年煤炭、矿产等产业难有明显好转,资源大省转型难度大,而且很多省经济转型依旧停留在概念上,对于新增长点的选择并没有很清晰的思路,要警惕一哄而上、同质化发展,防止转型再成空口号。

  现 实 多个资源大省GDP增速垫底

  韩飞已经大半年没有奔波于山西各大煤矿,这位40岁的煤炭经销商如今主业是军训、拓展、学历及职业资格认证培训咨询,“卖一吨煤赚的钱不到三块,连一瓶饮料都买不起,有的企业甚至是产一吨煤亏20多块钱,好多贸易商都转行不干了。”他说。

  据山西省发改委主任王赋在2015年两会上所做的《山西省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2014年全省煤炭全行业吨煤综合售价343.16元,比上年下跌85.79元,下降20%。煤炭价格的“断崖式跳水”,使得山西省去年的GDP仅增长4.9%,与预期目标9%相差了近一半,全国倒数第一。而在煤炭“黄金十年”(2001年至2011年)中“全省经济增速最快”的吕梁市,2014年前三季度增速同比下降0.8%,省内垫底。

  这一切背后更大的坏消息在于,当“黑金”变成了“白菜”,山西这个全国最大的产煤省也在“资源诅咒”中越陷越深。“山西省煤炭年产量近10亿吨,已经接近资源环境承载极限,煤炭快速扩张已近尾声。”日前山西省统计局的一份报告对当前困境如此描述道。

  在过去的十年间,煤炭一直占据着山西整个工业结构的半壁江山,再加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其经济总量占到整个山西的80%以上。而长时间、大规模、高强度的开采,造成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对水资源、土地、大气环境等的破坏也非常严重。据中科院2014年发布的《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显示,山西可持续发展总能力在全国排第24位,环境支持系统排第27位,生存支持系统排第29位,环境问题较为严重。

  黑龙江、河北、内蒙古等资源大省有着同样的遭遇。数据显示,黑龙江2014年GDP增速为5.6%,仅高于山西,与8.5%的预期目标相比下降了2.9个百分点。“经济发展中结构性、体制性和市场化程度等深层次矛盾仍比较突出,工业中能源工业比重过大,非公经济比重较小。”在2015年黑龙江两会上省长陆昊如此解释增速下滑的原因。公开资料显示,过去十年能源工业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的最低比重是53.8%,最高时达到72.9%,而其中煤炭、石油占了绝大部分江山。

  而“同病相怜”的河北、辽宁2014年的成绩单也不好看,分别以5.8%和6.5%的GDP增速位列倒数第三、第四名。而内蒙古、宁夏、云南等GDP增速也未达预期,虽然高于全国平均数,但与2013年相比,下降幅度却大于上海、北京、浙江等省份。

  借 势 傍身国家战略谋转型

  在一片艰难的经济态势下,“转型”成为资源大省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头等大事。

  “大力推动煤炭革命,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做好非煤这篇大文章”。2015年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规划道。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提出,既要推动煤炭产业向“六型”(即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转变,走出一条“革命兴煤”的新路子,又要围绕“七大产业”(即文化旅游、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食品医药和现代服务业)发展,走出“一煤独大”的资源型经济困局。

  2014年12月,山西省商务厅厅长孙跃进率领山西数十家企业开赴海口,“推销”以山西老陈醋为代表的地域特色品牌产品。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无疑就非煤产业开始受重视的缩影。

  这种转型模式在内蒙古、黑龙江等资源大省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可见踪迹。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在2015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将加快传统产业新型化,推动煤炭生产企业与下游转化企业深度合作、战略重组,实施煤电、煤化联合发展,提高煤炭就地加工转化水平。同时,壮大现代服务业,提升农牧业产业化水平,搭建文化产业发展投融资平台。

  与往年不同的是,他们此次更寄希望于傍身“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国家战略来谋求新的转型机遇。虽然不属于“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域,但山西省表示要积极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加大承接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产业转移力度,主动融入环渤海经济圈和中原经济区。

  而内蒙古则提出,抓住京津冀产业转移的机遇,在乌兰察布、赤峰等地打造承接产业转移基地、发展“飞地经济”。进一步完善京蒙合作机制,加强蒙晋冀长城金三角合作区建设。积极推广浙商产业园、鄂尔多斯市江苏工业园等模式,打造高水平产业承接平台。全年争取引进国内(区外)到位资金5000亿元左右。

  黑龙江2015年以贯彻“一带一路”战略为契机,加大铁路、公路、口岸等互联互通及电子口岸建设力度,推动跨境通关、港口和运输便利化,加强对俄全方位交流合作。云南省提出,要立足于云南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对南亚、东南亚的辐射,发挥桥头堡建设部际联席会议作用。培育万亿元大能源产业,加快发展以能源生产、能源应用、能源装备制造和能源服务为重点的大能源产业。

  挑 战 同质化竞争转型难度大

  事实上,“资源诅咒”并不是新故事,近些年包括山西在内的众多省份不断重复地研究转型,但却并不见成效。在产业转型、结构调整谈论多年之后,经济下滑开始倒逼这些地方真正开始转型。

  “以前各种资源产业情况好的时候,这些大省有钱的时候,转型都是被动消极的,现在则是主动积极的,现实逼迫他们必须得这么做了。”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今年煤炭等资源产业难有明显好转,地方财政越来越困难,但培育足够规模的非煤产业资本难以充分供给,目前转型难度大,内蒙古、山西的风险最大。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预测,2015年我国煤炭市场供求关系将逐步得到改善,但受多重因素影响,市场供大于求的态势还难以根本性改变,企业经营压力依然较大,煤炭行业经济运行形势依然严峻。而油气、金属、矿产等其他资源性产品2015年也是开年不利,延续2014年中的低迷态势,跌跌不休,众多机构预期今年大宗商品仍旧逃不脱命途多舛的周期。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世宪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转型核心的问题是能源与非能源产业的结构如何调整,以及能源产业内部如何进行系统性规划。但是,在他调查研究中,很多省依旧停留在概念上,“对于新增长点的选择并没有很清晰的思路,而且提出的转型产业都大同小异,并未与自身的实际联系起来。比如很多煤炭大省都提出发展煤化工,可是在油气价格这么低的情况,煤化工能上马多少项目,能走多远都很难说,现在就已经有企业出现问题。”

  以高新科技产业为例,目前很多地方纷纷表示要建“云计算”中心。山西有关方面也曾表示,要从资源型产业向高新科技转型,然而,“云计算”最重要的前提是人才和技术,在这方面,至少目前的山西并无优势。据媒体报道,山西最有可能兴建“云计算”中心的百度公司,受制于当地光缆网速不足而建设缓慢。

  “如果未来山西不改变政治生态环境,不重视科技学术等各方面人才的培养与招揽,山西经济转型的口号可能还是一句空话。”山西某民主党派人士表示。记者 王璐

编辑:苏珂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返回首页>>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