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行将企稳 俄出三招反击美国

http://www.youth.cn  2014-12-05 09:16:00  中国青年网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3日视察该国一座炼油厂。

  石油价格5个月来已下跌超过40%,110~114美元下降到66~70美元,速度之快,幅度之大近年少见,堪称“石油战争”。作为石油生产大国,俄罗斯首当其冲,与之相伴的是卢布大幅贬值。

  这场“石油战争”中,最关键的是美国、俄罗斯、沙特之间的“合纵连横”,但恐怕谁都无法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就目前而言,俄罗斯是最大的受害者。对此,普京4日发表国情咨文,强烈抨击美国。

  对此,本报特邀两位国际问题专家,为大家解读“石油战争”。

  核心提示

  虽不清楚美、俄、沙特之间的“合纵连横”以何种形式操作,这三方既可以以石油作为武器去攻击他国,但反过来也可能会受到石油价格涨跌的伤害,有时候甚至“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就美国来说,“石油战争”也可能超出其最初的预料,油价降得太多,反过来会伤及美国的页岩油气开采。这是一场“耐力”比赛,操盘手都在吃亏,但谁都不愿意最先叫疼。

  ——胡宗山 华中师范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副所长

  俄罗斯在外交方面与美国针锋相对,同时在远东与朝鲜交好,利用朝鲜作为跳板向韩国输出石油,最终实现向日本输出石油,敲打美日韩同盟;在中东,利用叙利亚这枚棋子,对美国使绊;在东南亚,重建俄越传统友谊;在军事上实施威慑,成立国家防御指挥中心;在地中海——北约的中心地带进行军演;在波兰、乌克兰进行军事构建,直接针对美国。

  ——唐小松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广州日报:这场针对俄罗斯的“石油战争”还能持续多久?

  油价将很快反弹

  胡宗山:我的基本判断是,油价在60~70美元之间可能会触底反弹,缓慢上升至80~95美元区间,然后保持较长时间稳定。

  目前虽不清楚美、俄、沙特之间的“合纵连横”以何种形式操作,这三方既可以以石油作为武器攻击他国,反过来也可能会受到石油价格涨跌的伤害,有时候甚至“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国际原油价格长期在80美元以下水平徘徊,对于以油气创造主要外汇收入的俄罗斯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就美国来说,“石油战争”也可能超出其最初预料,油价降得太多,可能会伤及美国的页岩油气开采。

  这是一场“耐力”比赛,操盘手都在吃亏,但谁都不愿意最先叫疼。

  唐小松:石油价格的这次大跌,既有国际大背景,也有大国之间的博弈。但明显的一点是,美国早没有冷战时期的实力,不可能一手遮天。美国只是发现了全球经济下滑中突然出现的机会,利用自己手中有页岩油,以己之长,顺势而为,并非蓄谋已久地操控着“石油战争”。

  但在全球经济相互依赖的情况下,仅凭一己之力,“孤立”、“拖死”像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是不可能的。现在负面影响已经出现,油价已经跌到谷底,甚至连美国都吃不消了。

  所以说,这次的“石油战争”短期内会给俄罗斯造成很大影响,但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俄罗斯作为一个战斗民族,就目前普京极高的支持率而言,是不会简单屈服的。

  胡宗山:美国、俄罗斯、石油输出国组织之间的博弈一旦出现最终结果,将意味着“石油战争”的结束,但结果难以预料,肯定不会以任何一方的意志为最终结果。

  广州日报:尽管普京表现乐观,但他会如何破解经济危局?

  “三步走”化危机

  唐小松:面对石油大跌、卢布贬值,俄罗斯仍在尽力化解经济危局,主要措施包括:外交突围、军事威慑和经济多元化。

  一、在外交方面与美国针锋相对,专拣美国的痛处捏。在远东,与朝鲜交好,利用朝鲜作为跳板向韩国输出石油,最终实现向日本输出石油;在中东,通过与土耳其交好,实现能源出口,同时利用叙利亚这枚棋子,对美国使绊;在东南亚,与美国的经济诱饵相比,与越南有着传统友谊的俄罗斯更能占得先机。

  二、在军事上实施威慑。121,被称做“战时政府”的俄罗斯国家防御指挥中心(NDCC)成立,并且已经开始作战值班。新指挥中心启用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已做好与西方军事对抗的准备,但莫斯科一定是感到了未来军事威胁的严重性。俄罗斯同时还在地中海——可以说是北约的中心地带进行军演,并在波兰、乌克兰进行军事构建。作为一直在战争中洗礼的俄罗斯军队,俄罗斯并没有让美国看到她虚弱的一面。

  三、在经济上多元化。这意味着伙伴上的多元化,在稳住中国等大客户同时,也把以前遗忘的地方捡起来,比如南亚、近东地区。

  胡宗山:俄罗斯要渡过经济难关,在政治上还必须依靠中国、白俄罗斯以及中亚国家的支持,并在全球范围内开拓能源市场。

  从长期来看,如果俄罗斯的经济还是主要依赖油气出口,产业结构不进行调整或改善,那么,遇到类似的石油危机,就必然逃不出这个“怪圈”。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和主要产油国操纵的石油价格下降被认为是苏联经济崩溃直至最终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新世纪以来,俄罗斯国力迅速恢复也与国际油气价格一路攀升有着直接的关系。可以说,俄罗斯的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油气价格的涨跌。

  所以,如果不具备以下两个条件,则俄罗斯难逃“怪圈”。一是改善自身的经济结构,使俄罗斯不再将卖石油和天然气作为外汇收入和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之一。二是对石油输出国组织分而治之,使之难以统一行动,不去操纵国际油价或能够在关键时刻减产保价。

  广州日报:对于下一次“石油战争”,中国将如何预防?

  未雨绸缪应对“油战”

  唐小松:我认为针对中国的“石油战争”根本不可能发生,一直以来,中国都在追求石油的多元化,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石油,同时也在加强石油储备。

  中国的GDP已经位居世界第二,在全球举足轻重,更是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即使有针对中国的“石油战争”,我们也有足够的手段进行还击。

  胡宗山:作为石油进口率达到60%的国家,国际原油价格一路走低,对中国的影响从总体上和全局来说当然是利好的。

  但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我们将从五个方面来预防可能的“石油战争”。

  一、从长期的战略上来看,改良经济结构,降低对能源资源依赖型产业在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减轻对能源资源的依赖,这是根本。

  二、趁此机会加强吸储,加大石油储备力度。

  三、进一步推进节能减排,树立科学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同时开发新能源逐步部分地替代石油。

  四、建立多元化的国际石油进口管道,尤其是注意从西方国家不易控制的国家和地区建立多元化进口管道,如俄罗斯、拉美国家等。

  五、加快中国页岩油气开采。目前,中国已掌握关键技术,下一步要加大勘探开采力度,加快开发,这样减少进口依赖,才能在未来可能的石油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编辑:刘鹏霄 来源:广州日报

返回首页>>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