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油库库存见底 原油或遭隐形逼仓

http://www.youth.cn  2014-09-09 15:34:42  中国青年网

  库欣,一座位于美国中西部俄克拉荷马州的不起眼的小镇,却是全美名副其实的“能源血库”,高耸的原油储罐是这里独特的风景线,其罐容约6000万桶,接近全美总量的10%,虽然曾经作为石油重镇的库欣目前已经不再产油,但它的储油罐和管道却保留了下来,并逐渐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原油贸易集散地和管道运输的中转枢纽。

  更为重要的是,库欣也是美国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的交割基准地,其库存变化对美国原油价格走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并牵动着无数投资者的心,一些高科技公司如Genscape等运用红外遥感,卫星航拍等多种手段觊觎库欣的储罐,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的客户早于EIA报告提前获悉库欣的库存状况,从而得到巨大的信息优势,可以说,得益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与期货交割点的设置,库欣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北美能源“心脏”。

  库欣与管道的故事

  自2010年以来,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快速增长以及加拿大Keystone管道一期二期的开通上线,来自美国北部的页岩油与加拿大的油砂油不断涌入美国中西部地区(PADD2)和库欣,而该地区从历史上一直属于原油净流入地,缺乏外输管道,因此持续的“北油南下”令原油供给大大超出了当地炼厂的消化能力,导致了库存持续积累,库欣原油库存在2011年时创出了4000万桶的历史新高,这也拉开了WTI对布伦特贴水的序幕。

  不过,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随着WTI对LLS(路易斯安娜轻质低硫原油,美湾轻质低硫油基准)的贴水扩大至30美元/桶,巨大的地理套利空间刺激了运输环节的投资,逆转老管道以及新建新的外输管道开始有利可图,2011年11月,加拿大管道公司Enbridge购入seaway管道50%的股份,这是当时唯一一条由美湾输送原油到库欣的北向管道,运力为15万桶/日,为了打通“北油南下”瓶颈,Enbridge宣布逆转该管线的运输方向,并于2012年5月改造完成,在2013年进一步将seaway的运能提高至40万桶/日,seaway管道逆转并扩容后,大大缓解了库欣原油淤堵的状况,随着库存原油不断转移至美湾,WTI对LLS贴水迅速收窄,再加上2014年1月份由库欣输油至美湾的Keystone南段管道正式上线,中西部地区的原油外输瓶颈被彻底打通,WTI-LLS的价差被锁定在了2美元/桶左右的管输成本上。

  “隐形”逼仓?

  今年以来,库欣原油库存由年初的4000万桶下降到了最低1800万桶,跌幅超过50%,创2008年以来的库存新低,这也引发了市场对WTI期货发生“挤仓”的担忧。

  而事实上,也正是由于库欣可供交割货源的短缺,8月份以及9月份交割的WTI合约均在到期前出现了异常波动,但由于隐藏在油价的下跌过程当中,较难被一般投资者察觉,但从三个方面可以观察到这种异动。

  第一是从到期日前的近次月合约价差上,8月合约到期日前一周,WTI近次月价差(8月-9月)飙升至1.8美元/桶,是2008年以来最高的近月升水,9月合约到期日前,WTI近次月价差(9月-10月)一周内再度飙升至2.5美元/桶,这在WTI月差的历史波动当中极为罕见。

  第二是牌价方面。所谓牌价(Posting-plus price),是美国原油现货市场所特有的现货报价,美国炼厂通常每日在工厂门口张贴自己希望购入的原油价格,因此也叫牌价,一般而言,牌价以WTI首行期货价格加减升贴水给出,反映炼厂对WTI现货的购买意愿,由普氏、阿格斯等报价机构搜集统计,牌价可以说是WTI现货价格一种表现形式,从历史情况来看,牌价对WTI近月合约升水通常在5美元以下,而今年8、9月份以来,随着库欣库存不断创出历史新低,导致了牌价升水大幅飙升,8月WTI到期日前,牌价升水飙升至8美元/桶,9月WTI到期日前,牌价飙升至6美元,这反映出库欣可供交割油种在8月份时出现的短缺延续到了9月份。

  第三,在WTI近月合约每月22日左右到期后,原油现货商通常会在场外市场进行3天的现货展期交易,为22—25日的现货交易定价,这一价格通常是以新的近月合约加减价差给出,称为展期价差,它也是期货到期以后,近次月价差的延伸,同样能够反映现货的紧缺程度,8月份展期价差高达3美元/桶,9月份也达到了2.5美元/桶,也明显高于历史同期水平。

  WTI到期日前异常的波动均指向了库欣可供交割库存不足,库欣作为北美“能源血库”,库存告急无疑将导致其地位岌岌可危,同时也影响WTI期货合约价差结构以及正常运行,那么现在的问题变成了,是什么原因导致库欣库存的持续下降,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能源血库”或“缺血”

  事实上,库欣是美国众多管道的交汇点,其库存升降由原油流入量与流出量所决定,流入量大于流出量,库存积累,反之则库存下降,笔者认为可以从这两个方面着手对库欣库存进行分析,首先流入库欣的轻质油主要来自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前文提到的“北油南下”。

  另外一个方向是所谓的“南油北上”。而从库欣流出的角度来看,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中西部当地的炼厂,二是美湾地区炼厂。目前而言,相对于布伦特,LLS、WTI等国内轻质油均呈现贴水状态,因此美国本土炼厂可以享受到低廉的原料成本,但成品油价格却与国际市场接轨,较高的裂解利润刺激美国炼厂维持高开工率,这导致WTI期货维持较强的反向结构,这样的市场结构往往会鼓励市场出清库存,因此在库欣储存有原油的现货商们会尽快将自己手上的原油售出,这也是今年库欣原油持续流向美湾的主要原因。因此,只要WTI对布伦特维持贴水,其反向的市场结构就很难改变,进而抑制库欣库存回建。

  今年年初以来库欣流出动力大于流入,导致其库存持续回落至可操作库存极限1800万桶,这是当地油库维持正常运行的最低库存量,从目前来看,库欣库存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已经有限,市场普遍预期在9月份炼厂进入传统检修季的背景下,库欣库存的拐点已经出现,但笔者预期,在“北油南下”的两条新管道上线之前,北美“能源血库”很可能还会维持一段时间的“缺血”状态。

编辑:臧聚军 来源:中国证券报 

返回首页>>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