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年来最大旱情袭击东北 巨资水利设施成摆设

http://www.youth.cn  2014-08-14 09:59:00  中国青年网

       大图:8月13日,阜新蒙古族自治县青山乡青山村一位农民用生长正常的玉米与受旱灾影响的玉米进行对比。小图:村民站在已经干枯的河道旁。 新华社发

  辽宁7月以来的平均降水量为195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同期最少,遭受63年来最严重的气象干旱。吉林10个产粮大县降水量创1951年以来最少。国家防总昨日会商认为,东北西部旱情发展较快,受旱面积较大。专家表示,厄尔尼诺导致高温少雨。

  辽宁

  干旱面积约3010万亩

  记者13日从辽宁省气象局获悉,截至12日,辽宁7月以来的平均降水量为195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同期最少,遭受63年来最严重的气象干旱。受旱情影响,辽宁大连、葫芦岛、朝阳等地部分农田面临绝收。

  根据辽宁省最新卫星遥感监测数据显示,目前全省农田干旱主要分布在沈阳、大连、鞍山、锦州、阜新、铁岭南部、朝阳、葫芦岛等地区,干旱面积约3010万亩。据气象部门预计,8月中下旬降水量仍然偏少,干旱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如由夏旱转为夏秋连旱,当地农业生产将受较大影响。

  气象专家表示,今夏辽宁高温少雨主要是受到厄尔尼诺的影响所致。厄尔尼诺造成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位置偏东偏南,不利于南方暖湿空气向东北地区输送,从而使得辽宁等地夏季降水明显减少。

  目前,辽宁省气象局已启动重大气象灾害(干旱)Ⅲ级应急响应,启动了56个土壤墒情站加密观测,218套人工增雨火箭发射系统和3架人工增雨飞机全部进入待命状态。

  吉林

  10个产粮大县遭重旱

  作为全国重要商品粮基地,目前吉林省多个产粮大县干旱严重,部分地块甚至绝收。吉林省气象台台长杨雪艳表示,7月1日至今,全省平均降水量为113.1毫米,较常年同期少48%,其中长岭、农安、公主岭等10个产粮大县降水量创1951年以来最少。

  吉林省政府数据显示,目前全省旱田受旱面积629万亩,其中白城、松原、四平等粮食主产区处于中度和重度干旱。预计未来10天,干旱面积将进一步扩大。目前吉林省正加强旱情监测预报预警,同时各地通过启用抗旱井、开展人工降雨等方式抓紧抗旱。

  新闻观察

  许多水利投资被浪费了

  记者在采访旱情时常常听到一些干部群众抱怨,这个井不能用、那个沟被填平。每到旱情严重的时候,很多投巨资建设的农田基础设施因为缺乏配套成了摆设。

  多年来,政府有关部门为粮食稳产高产做了不少工作,但问题是各唱各的调。打井的不管电机、水泵、管带,在地下钻个眼,打出了水就完成了任务。其他部门明明知道农民没有配套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长岭县的一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水利部门把抗旱水源井打完后,配套的任务要由农民来完成,但农民又不情愿配套。这样一来,有了井却抽不上水、浇不上地,最后还是摆设。

  管理不善也是许多地方抗旱设施成摆设的原因之一。一些抗旱水源井由于多年不用,潜水泵被淤泥堵塞,好井成了废井。抽水抗旱时却发现不能用,必须洗井清淤。耗费一笔投入不说,也耽误了抗旱进度。

  水利部门打完井到底归谁管的问题已争议多年,但就是没有好办法解决,许多水利投资就这样被浪费了。

  旱区见闻

   “山坡上的庄稼全旱死了”

   “从记事起没见过这么旱的天气,山坡上的庄稼全旱死了。”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富荣镇同意村65岁的村民陈长明坐在自家地头说。

  13日,记者在旱情最严重的阜蒙县看到,公路两侧成片的玉米地叶子已经泛黄,秸秆干枯,许多地块庄稼已经绝收。剥开一颗玉米,颗粒干瘪,有的甚至只有一层皮。

   “蒿草羊不爱吃,只能吃河边的小草。天太旱,草都枯死了,羊吃不饱。”62岁的蜘蛛山镇青山村村民许海峰望着在河沟里觅食的羊群发呆。许海峰告诉记者,他家里种了16亩地,养了26只羊,种植的玉米主要用作羊的饲料。玉米减产六七成,羊的口粮成了问题,“下一步正考虑把玉米提前收割了。反正产量是指望不上了,不如趁着秸秆没彻底枯死给羊做草料。”

  青山村村民高尊严蹲在干枯的河道里,守着面前一湾浅浅的浑水,岸边马车上的抽水机已经停止了工作。“这点水是我雇铲车在河床里往下挖挖出来的,抽这点水浇地。”高尊严说,由于水少,抽抽停停,岸边15亩地夫妻俩昼夜轮替浇了13天,才浇完7亩。“现在水越来越少,浇一个小时就抽干了,得缓3个小时,才能继续浇。”

  不远的坡地上,村民孔繁华、孔繁学兄弟俩正在自家的玉米地前忙着用水泵抽水灌溉。“两亩多地,浇了两天一夜,还没浇完,地太旱。”孔繁华说,他和弟弟家里共有60多亩地,还养了20多头牛,“地太旱,浇也浇不过来。都浇成本太高,也浇不起。浇这片地主要是为了保证牲口的饲料。”

   “能浇多少算多少吧!”孔繁学说,以前主要靠地里的收成和养四五十头猪供养一家人的生活和2个孩子上学的费用。今年地里收成不好,孔繁学到城里当起了临时工。“在浴池做搓澡工,一天收入不到100元钱,还可以。眼前这点灾,总会过去的。”(据新华社)

编辑:刘金魁 来源:北京晨报 

返回首页>>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