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核污水处置安全性令人生疑 重启核电分歧大

http://www.youth.cn  2014-08-13 09:46:00  中国青年网

  8月8日,日本福岛民众举行示威,抗议东京电力公司将核污水排入大海。图为福岛居民和示威者把“污染水”倒在地上,以此模仿东电公司把污水排入大海。

  8月12日,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开始试验性地抽取福岛第一核电站厂房地下核污染水,净化后直接排放入海。此举能否有效减少核污染水?会不会污染周边海域?这些问题就连制定计划的专家们也没有把握。就核污水处置,日本《朝日新闻》认为,目前还看不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希望。

  应对措施均未见成效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每天有将近400吨地下水流入反应堆建筑物下方,与用来冷却核反应堆的水混合在一起变成核污染水。

  去年9月,鉴于东电处理核污水问题反应滞后,日本政府决定由国家出面强化领导机制,应对污水泄漏问题。其中,具体措施包括使用净化设施(ALPS)去除低浓度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质,并排入海中;在核电站靠海一侧建造 “冻土挡水墙”,阻止污水泄漏。另外,“地下水迂回排放”也是日本政府为解决核污水问题而采取的三大对策之一。

  然而,计划实施一年来,并未取得预想效果。今年7月初,建造“冻土挡水墙”工程遭遇困难。东电此前计划在出现故障的1—4号机组地下建造深约30米、全长1500米的冻土墙,将水冻结成为“冰墙”,防止流向大海。但工程于4月底启动后,一直未能将坑道内的水温降到所需的5摄氏度以下的目标温度。

  京都大学名誉教授嘉门雅史认为,“冻土挡水墙”工程存在很多变数。比如,地下水流速度只要比预设的快,就无法冻结。在高辐射的核电站进行施工,也不是件易事。因此,完全阻断地下水流入反应堆的目标可能实现不了。

  东电原计划通过地下水的迂回排放每天减少100吨的地下水,但实际每天只能减少20吨左右。而三套污水净化设施自去年3月试运转以来,也屡屡出现故障。这些都阻碍了最终报废出事核电站的计划。

  据日本媒体报道,由于水泥供应跟不上,核污水储水罐的建设也落后于计划。去年底,水泥缺口约为7000吨左右,而到今年8月缺口已经上升至5.8万吨。

  在过去的一年里,福岛第一核电站被曝发生多起污水泄漏事故,暴露出东电和日本政府管理上的混乱。去年8月中旬,用于储存核污水的地上储水罐由于螺钉衔接松动,导致至少300吨污水发生泄漏,被定为三级国际核事故,造成“重大异常情况”。储水罐的安全期为5年,可只过了两年多就出现问题。今年4月14日,由于工作人员误操作,200吨高度污染水流入地下。

  安全顾虑引社会分歧

  排入大海的经处理的污染水对环境有多大影响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

  向大海排放地下水的计划一直遭到当地渔协的反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区域相马双叶渔协理事会主席佐藤弘行在8月7日东电有关排污的说明会后表示,东电说明不充分,渔民和当地居民对计划不知情。其他居民代表批评该计划“为时过早,有些唐突”,一旦地下水超过检测标准,安全得不到保证。

  美国国家科学院7月下旬公布了关于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报告。报告指出,由于东电及当时的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没有采取妥善的海啸应对措施,加重了损失,呼吁以福岛核事故为教训研究修改美国国内的相关疏散计划。

  尽管有关核电站的安全问题存在巨大争议,日本国内重启核电站的步伐正在加快。今年6月,日本政府通过了2013年度《能源白皮书》,将核电定位为“为能源供求结构稳定作出贡献的重要基荷电源”,明确“若被认定符合管控标准,将推进重启”的方针。

  8月12日,日本北陆电力公司向原子能规制厅提交了重启志贺核电站2号机组的审查申请。这是拥有核电站的10家电力公司中申请按照新基准进行审查的最后一例,也是13家核电站中第二十个机组。

  日本国内对于是否要重启核电的分歧也越来越大。日本三大经济团体之一经济同友会近日召开夏季研讨会,决定调整要求降低核电依赖度的路线。越来越多的经济同友会加盟企业指出核电站的重要性,该组织将转为支持有效运用核电。

  7月上旬,众多去核电化的市民团体在东京紧急集会,反对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审查重启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的申请。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带头公开反对重启核电站。分析认为,小泉此举给安倍政权造成了一定的压力,预示着自民党内部的新一轮政治斗争可能即将上演。

  >> 点 评

  刘冲(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军事战略与军控研究室主任):去年以来,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高放射性污水接连泄漏、放射性监测指标屡创新高,充分暴露福岛污水泄漏问题的长期性和严重性。污水治理成为福岛事故处理的头号难题,既有客观困难,更是日本政府不作为的结果。

  8月11日,东电公司申请将从反应堆地坑抽取的地下水净化后直接排放入海。过去,东电一直将其抽至储水罐储存,但储罐有不少是铁板拼接、用树脂材料粘合的“简易罐”,结构脆弱,近来多次发生大规模渗漏,隐患严重。不仅如此,东电建造储罐和处置速度始终赶不上污水增速,因而储罐爆满可能是东电出台新政策的重要原因。鉴于此前东电曾曝出因污水处理设施不足直接将低放污水排入大海的丑闻,此次东电能否确保污水处理符合排放标准引人生疑。

  总体来看,福岛事故的规模和难度远远超出东电所能,使其丑态百出、疲于奔命。日本法律规定由企业承担核事故损害赔偿及治理责任,日本国内民法界一直呼吁修法,由政府负责“兜底”。但直到去年污水泄漏引发国际关注后,日本政府才首次表态将承担部分治污费用,并承诺考虑在国会讨论修法问题。日本决不能放任核污水不断泄漏。日本政府应尽快负起责任,全面介入福岛事故后续处置,避免为一己之私付出更大代价。

编辑:刘金魁 来源:人民日报 

返回首页>>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